《江湖三十年:生死局中局(第3卷)》

作者:李幺傻 著

出版社: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上市日期:2015年08月

內容簡介:

在線閱讀

全本定價:¥36.00

作者簡介

 李幺傻
男,陜西關中人。著名暗訪記者,暢銷書作家。先后獲得“中國最勇敢作家”、“中國十大記者式作家”、“非虛構作家領軍人物”等稱號。他以暗訪記者的身份行走江湖十余年,熟悉各種江湖騙局和行業潛規則,對江湖八大門的規則和江湖術語都有極深的了解。
作品有《暗訪十年》《歷史可以很精彩之戰將傳》《歷史可以很精彩之謀臣傳》《邊緣罪惡》《十萬男兒血》等十余部。其中,《暗訪十年》被評為“2010年全國十大優秀暢銷書”。

《江湖三十年:生死局中局(第3卷)》

作者:李幺傻 著

出版社: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上市日期:2015年08月

我們走上了通衢大道,繼續向南行走,但是,奇怪的事情出現了。
我們的后面跟著一幫乞丐,穿得破破爛爛,走路東倒西歪,總是在不遠不近地跟著我們。我們走,他們也走;我們停,他們也停。
午后,我們來到了一座小城里,走進了一家飯店,飯菜剛剛端上來,還沒有吃,那些乞丐們也走進了飯店,他們抬著幾張木板,木板上放著死貓爛狗,死尸都發臭了。行人看到他們,紛紛避讓。飯店里的人看到他們,吃飯的和沒吃飯的,都趕緊逃離了。
那群乞丐中一個領頭的人高喊:“掌柜的,新鮮的狗肉貓肉,送貨上門,便宜賣啊。”
掌柜的拎著菜刀,從廚房里氣勢洶洶跑出來,可是一看到他們一個個兇神惡煞的潑皮嘴臉,不敢發作。
那群乞丐把死貓爛狗就放在飯店的腳地,一群蒼蠅嗡嗡叫著,興高采烈地飛過來。我們掩著鼻子,可是那種臭味還是不屈不撓地從指縫里鉆進來。在所有臭味中,尸臭屬于最無法忍受的一種。
飯店外圍了很多人,里三層外三層。我們明知道這群乞丐是故意搗亂,不讓我們吃飯,但是我們也不好發作,只能默默走出飯店。
那些乞丐從飯店里魚貫而出,又跟在了我們的后面,不遠不近。

當天夜晚,我們住在一家客棧里。
剛剛睡熟,門外突然響起了鞭炮聲,接著是各種高低起伏的哭喪聲,聲音持續不斷,綿綿不絕,我們全都被吵醒了,再也無法入睡。
我打開房門,向外面望去,看到一群人跪在地上,長聲哀嚎,似乎有天大的冤屈。客棧伙計打出火把,我看到那些人穿得破破爛爛,居然還是白天那群跟蹤我們的乞丐。
白乞丐叫回了我,他說:“這是一群爛貨,甭和他們計較。”
丐幫死纏爛打,專門干惡心人的事情。遇到這種死纏爛打的無賴,還真沒有更好的辦法。
那天晚上,丐幫的哭嚎聲在門外持續了足足有兩個時辰,他們不但哭聲震天,而且還燒紙錢,紙灰在空中漫天飛舞,飄進了客棧的每一間房屋里。
鎮子上的人對死皮賴臉的丐幫毫無辦法,有一戶人家提出了反抗,他們站在窗口咒罵丐幫,黑暗中有一塊半截磚頭飛進去,砸碎了房間里的什么東西,嘩啦啦的聲音非常嘹亮。這家人嚇壞了,他們趕緊關上門窗,不敢再說一句話。
我們明知道這群丐幫是沖我們來的,但是我們也不好出面,擔心他們會趁機砸了客棧。即使今天晚上這些丐幫被我們趕走,但不敢保證他們此后就不會找客棧的麻煩。
黎明時分,天色放晴,丐幫們才陸陸續續離開了。我在愈來愈亮的天光中,看到客棧門前一地狼藉,不但有飛舞的紙灰,丐幫們啃剩的骨頭,還有這些垃圾貨色留下的尿漬和糞便。
這一切,都是因為這家客棧容留我們住宿。
丐幫離開了,天色也亮了,我們揉著幾乎一夜未眠的眼睛,繼續上路。

走了十多里,太陽升起了一竿子高,我回頭望去,看到后面沒有那些穿得破破爛爛的爛貨,長長地噓了一口氣。
可是,白乞丐說:“別對這些人抱幻想,他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我說:“我們已經走了這么遠,他們需要趕半天的。”
我的話音剛落,突然看到背后的樹林邊出現了一幫破破爛爛的乞丐,人數足足有二三十人,他們有的捧著破碗,有的拄著木棍,走得松松垮垮,像一堆還沒有來得及清理的垃圾。
豹子看了看這群人,說:“狗日的換人了,跑接力賽哩,這群乞丐不是昨天那幫子。”
我定睛一看,發現確實不是昨天那幫子,昨天那些面孔,今天一張也沒有出現。
我說:“興許后面這些乞丐只是過路的,和我們無關。”
白乞丐嘿嘿笑著說:“你們都低估了這幫人渣的能力,他們就是狗皮膏藥,讓你甩又甩不掉,揭又揭不開,最后只好連這塊肉一起剜掉。”

我們停在路邊,想等這批乞丐靠近,然后教訓他們一番。可是,和昨天一樣,他們依然不遠不近地跟著我們,我們停,他們也停;我們走,他們也走。
昨晚一夜沒有睡覺,大家脾氣都不好,都顯得很焦躁。豹子大踏步地向后奔去,想拎住幾個乞丐好好揍一頓。可是,豹子剛剛奔向他們,他們立即撒腿就跑,跑得比豹子還快。豹子暴跳如雷,他撿起路邊的石頭砸向他們,但是相隔實在太遠,石頭還沒到他們的頭頂,就落地了。
豹子瞪圓眼睛,握緊拳頭,他們知道豹子對他們無可奈何,就站成一排,拍著手嘲笑豹子。有幾個乞丐還褪下褲子,把屁股對準豹子,羞辱他。
豹子無計可施,只好回轉身,對我說:“呆狗,給狗日的一槍。”
我掏出手槍,算算距離,足有二三十丈遠,超過了手槍的有效射程。即使我的槍法很準,子彈飛這么遠,落到他們身邊,也沒有力量了,強弩之末,勢不能穿魯縞者也。何況,我的槍法還很臭,這么遠的距離,我肯定打不準。
可是我不甘心,拿著手槍對著這群丐幫比劃來比劃去。白乞丐說:“算了,別浪費子彈了。這幾顆子彈以后會有用處的。我們走我們的路,別再理他們。”
我們轉身上路了,丐幫又在后面不遠不近地跟著我們。

走到中午的時候,我們趕到了一座鎮子上,鎮子上人頭攢動,比肩接踵,這座鎮子正在過集市。鎮子上有一家飯店,是兩層樓,外表看起來很闊氣。我們趕了半天路,饑腸轆轆,就走了進去。
黑乞丐一進飯店,就高聲叫喊:“店家,來一盤牛肉,一盤紅燒豬蹄,打兩斤酒。”
店家從后廚走了出來,他上下打量著我們,問道:“幾位客官,打哪里來?”
黑乞丐說:“這位店家好奇怪,我們給你錢,你給我們飯,問我們哪里來的干什么?”
店家小心問道:“幾位是不是從沽源來?”
黑乞丐隨口說:“是的。”
店家態度立即變了,他說:“賣完了,客官請去別處吧。”
黑乞丐指著房間里的食客說:“你這里有人吃飯,怎么就會賣完了?你是擔心我們不給你錢還是咋的?”
店家說:“我知道你們有錢,但是我們確實賣完了,沒吃的了。”
黑乞丐罵罵咧咧,想要砸了飯店,豹子和白乞丐攔住了他。我無意中回頭一看,看到飯店門口站著一個乞丐,正在對店家打手勢。
一看到乞丐,我立即什么都明白了,我沖出飯店,想要抓住這個乞丐痛打一頓,可是,他那件骯臟的衣服很快就在人群中消失了。
豹子說:“天底下又不是只有你一家賣飯的,店家,你做生意不能這樣做,虧良心哩。”
我們走出那家飯店,看到街邊有一個賣面條的小攤子,我們在長凳子上坐下來,攤主很熱情地問:“幾位客官,吃點什么?”
豹子說:“四大碗面條,快點。”
攤主說聲:“好嘞。”就拉響了風箱,赤紅色的火焰從鍋底竄上來,鍋里的面湯翻滾起來。攤主把四大把切得又寬又長的面條,放進了面湯鍋里。一股飯食的香味,立即在空中蕩漾。我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
面條煮熟了,攤主一手拿筷子,一手拿老碗,剛剛準備撈面條,突然,空中飛來了一只老鼠,不偏不倚,剛好落進了面湯鍋里,滾燙的面湯濺起來,落在了我們的臉上和身上。

我回頭望去,看到一個小孩轉身逃進人群里,我起身追趕,那個小孩跑得飛快,他像條泥鰍一樣,在人縫中鉆來鉆去,我心想,今天說什么也要捉住這個小乞丐,就在后面狂追不舍。
那個小孩光著屁股,渾身泥污,非常滑溜,我看著快要追上他了,他一轉身,就改變了奔跑的方向,又鉆進了人群里。我害怕追丟了他,就高聲叫喊:“快閃開,我弟弟有羊癲瘋,見人就咬。”前面的人聽到我這樣喊,趕緊向兩邊閃開。
又追了十來丈,我終于追上了那個小孩,照著他光溜溜的屁股踢了一腳,他一跤跌倒在地。我拎著他的脖子,拉起他,問道:“為什么給鍋里扔老鼠?”
小孩說:“不是我。”
我說:“不是你?你跑什么?”
小孩說:“你攆我,我就想跑。”
我說:“你媽的,被老子抓個正著,還敢嘴硬!”我照著他的屁股踢了兩腳。
小孩哇哇大哭,他抹下自己兩股又黃又稠的鼻涕,向我身上涂抹。我一看他的骯臟樣子,趕緊向后躲閃。小孩子看到我膽怯了,又吐出了一口濃痰,吐向我,我又趕緊閃在一邊。
小孩是個小乞丐,胡攪蠻纏,刁鉆古怪,極為骯臟。他像一條呲著牙齒,滿身骯臟的瘋狗一樣撲向我,我只能躲躲閃閃。三躲兩躲,躲在了他的身后,我看準時機,飛起一腳,又將這個小乞丐踢倒了。
小乞丐爬起身來,這次不再抹鼻涕了,也不再吐濃痰了,而是伸出又黑又長的指甲,把自己的臉抓得鮮血淋漓,然后高聲哭喊:“殺人了,殺人了,大家快來看,殺人了。”
面對這個自殘的小乞丐,我不知道該怎么辦。繼續打他吧,于心不忍;不打吧,難消我心頭之恨。
突然,圍觀的人群里沖進了十幾個乞丐,他們穿得破破爛爛,臉上污濁不堪,他們團團圍住我,有的用手中的木棍打我,有的用穿著破鞋的腳踢我,他們振振有詞地教訓我說:“你一個大小伙,打人家一個孩子,你還有沒有道德!你還要不要臉!”
乞丐們圍著我,將我打倒了。我正想掏出槍給他們點顏色的時候,乞丐們突然一哄而散,鉆進了人群中。我爬起身一看,是豹子他們來了。
白乞丐說:“這些個死狗爛臟,還真沒有辦法,被他們纏上了,就甩不開。”
那天,沒有辦法,我們只好從街道邊買了幾個燒餅,帶著上路。
那些潦草的乞丐,繼續跟在我們的后面。

夜晚,我們來到了崇禮住宿。
崇禮縣城里有幾家客棧,然而,我們敲開一家客棧,告知客滿了;再敲開一家客棧,還是告知客滿了。
黑乞丐焦躁地說:“偌大一個縣城,怎么會家家住滿了。我進去一家家搜尋,找到空房子,強行住下來。”
白乞丐說:“這顯然是當地丐幫提前通風報信了,不讓我們留宿。我們就算住下來,還不是和昨晚一樣,整夜騷擾,不讓我們入睡。”
豹子說:“江湖中人,風餐露宿,早就習慣了,隨便找個地方,都能對付一個晚上。”
我們沒辦法,只好沿著崇禮縣城的街道行走,遠遠地,那些丐幫跟在我們的后面,就像我們的尾巴一樣。
崇禮西街盡頭,有一座戲臺子。有戲班子來演戲的時候,就在戲臺子上演唱;沒有戲班子來的時候,戲臺子就一直空著。我們這個晚上,就住在戲臺子上。
行走了一天,大家都很困,想著丐幫又會來騷擾,所以大家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可是,丐幫沒有來。
到了后半夜,大家終于放下心來,就攤開四肢準備好好睡一覺,突然,遠處傳來了長長的鬼叫聲,聲音異常凄慘,又細又長。一聲鬼叫聲過后,后面跟著很多種鬼叫聲,有的聲音急促,有的聲音舒緩,有的聲音尖利,有的聲音渾厚。但每一種聲音,都異常刺耳,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遠處的月光下,有一群鬼怪在翩翩起舞。
我們都是江湖中人,一看就知道這是怎么回事;如果不是江湖中人,準會被嚇個半死。
黑乞丐罵罵咧咧地爬起身,操起身邊一根木棍,沖向那群打扮成妖魔鬼怪的乞丐,我也操起一根木棍追上去。跑出了二三十丈后,突然聞到了異常濃郁的臭味,讓人差點嘔吐。然后,感覺到腳下不對,一看,雙腳已經沾滿了糞便,而且整條道路上都是滑膩膩的臭氣熏天的糞便。
原來這些無聊又無恥的丐幫,擺了個臭屎陣來等我們。

前面是漫漫無邊的臭屎,臭氣縈繞在我們四周,充塞在我們的鼻子里,我們的嘴巴里,我們的耳朵里,那種濃郁的臭氣讓我們難以自持。我們沒有勇氣再走上前去。我們遠遠地看著那群乞丐張牙舞爪,載歌載舞,但是我們絲毫沒有辦法。
明天,肯定又會換一茬乞丐,他們又會故伎重演,我們注定要忍受他們無窮無盡的折磨,寢食不安,心力交瘁。
我們回到了戲臺子上,相顧無言。豹子是個坦蕩磊落的漢子,他從來不知道江湖上還有這樣一群人渣,還有這樣一些卑劣至極的勾當,他的頭搖得像撥浪鼓;白乞丐見多識廣,足智多謀,但是對于這些下三濫的手段,他也無計可出;黑乞丐性情暴躁,咬牙切齒,拍打著戲臺子上的木柱子,恨不得把木柱打斷;我捂著耳朵,看著遠處群魔亂舞,唉聲嘆氣。
這天晚上,我們又是在痛苦中熬到天亮。
天亮后,那群骯臟的乞丐離開了,地上只剩下他們的糞便和尿液。

这就是街舞3免费观看 小影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