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白者3:同行》

作者:向林

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上市日期:2017年08月

內容簡介:

五起毫無關聯的殺人懸案,被害者的死亡方式卻異常相似,都是被一種細小尖銳的利器直刺心臟,瞬間斃命,兇手的整個作案過程十分詭異。沈躍懷疑這是一起刻意策劃的連環殺人案,開始在五名死者的關系網中尋找線索,然而一無所獲。沒多久,兇手再次作案,沈躍從特殊的案發地點獲得靈感,洞悉了兇手作案的心理邏輯,并利用一招“引蛇出洞”,成功將其捉拿歸案。 在審訊中,沈躍發現,兇手曾接受過催眠并因此留下遺害,患上妄想癥。他自詡能預言前世,把自己的殺戮歸結為替神懲惡,所以犯下一系列殘忍罪行。也就是說,這起連環殺人案的背后元兇其實是那個曾催眠過兇手的人。而經調查發現,此人正是沈躍的心理學同行兼老冤家——云中桑! 云中桑被警方拘留。沈躍惜才 ,親自去獄中勸說,卻反而激發了云中桑更深的恨意。云中桑策劃了一系列針對沈躍的報復行動——利用心理暗示引發群體性臆想事件;利用催眠術操控他人去攻擊沈躍的心理研究所……嫉妒而瘋狂的云中桑不斷突破自己的職業底線,犯下累累罪行;而擁有大師氣度的沈躍則見招拆招,最終用完美的催眠方案攻破了云中桑的心理防線,令其自認罪行。可當眾人終于松口氣的時候,警方卻傳來一個極壞消息——云中桑從看守所里逃跑了…… 在第三部里,沈躍和云中桑將在心理學層面展開激烈交鋒,沈躍和康如心的感情在經過一次次極度危機的考驗后亦愈加深厚。

在線閱讀

全本定價:¥39.8

作者簡介

向 林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魯迅文學院學員。

大學時就讀于重慶醫科大學心理學專業,畢業后留校任教,成為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最早一批站在課堂上講授實用心理學的大學老師。曾為重慶某縣縣長,后辭職經商,做過某國企老總,又轉向專職寫作,混跡新浪,遂成大神“司徒浪子”。

2009-2012年連續4年穩坐新浪讀書榜暢銷冠軍,網絡連載《蛻變》等作品共計1000余萬字,每部小說點擊量都在6000萬以上。曾出版中文簡繁體小說多部。 


《獨白者3:同行》

作者:向林

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上市日期:2017年08月

審訊室的隔壁,省公安廳廳長也親自到了場,還有從北京請來的幾位心理學方面的專家,一切都已經安排妥當,攝像頭也開始正常工作。 云中桑坐在那張犯罪嫌疑人專用的椅子上,雙手卻并沒有被銬上。這是沈躍特別提出的請求,他希望能夠讓云中桑保留最后一點尊嚴。當時沈躍對龍華閩說:“不管怎么說,他都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心理學天才。” 沈躍在云中桑面前坐下。云中桑的頭朝左上角仰視著,一側的嘴角微微上翹,以此向沈躍表達著他的輕蔑。沈躍滿臉歉意地看著他,說道:“其實,我也不希望以這樣的方式來解決這件事情。云博士,看來你對我們國家的國情和法律都不了解啊,不然的話你肯定不會犯下那樣的錯誤。” 云中桑的仰視變成了直視,問道:“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沈躍聳了聳肩,道:“我們國家的法律是有不健全的地方。你只想到了自己的證據不可能被警方獲得,但是卻忘記了一點,那就是警方已經認定你就是犯罪嫌疑人,而且你自己也在有意和無意間認同了這一點,這樣一來,警方就可以在你的問題上先上車后補票。所以,你現在進來了。” 隔壁監控室的省公安廳廳長皺眉對龍華閩說道:“這個沈博士,怎么這樣說話呢?” 龍華閩卻不以為然道:“對待非常之人就應該采用非常的方式,沈躍一句話就擊潰了云中桑所表現出來的傲慢,這是沈躍事先就設計好的問話方式。更何況,沈躍又不是我們警方的人,他不需要有任何顧忌。” 廳長點頭道:“倒也是。” 龍華閩笑著低聲對廳長說道:“有些特別的時候,難道不是這樣嗎?” 廳長指了指他,道:“我們還是繼續看沈博士的精彩表演吧。” 里面的云中桑在笑,接著說道:“先上車后補票也沒有用,最終在法庭上還是需要用證據說話。” 沈躍淡淡地笑著說道:“那就不關我的事了,今天我只是代表警方來問你幾個問題。云博士,現在我最關心的倒不是對你的問話有沒有結果,而是在擔心你母親此時的心情。” 云中桑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怒道:“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沈躍嘆息了一聲,說道:“云博士,其實我們倆的人生經歷非常相似,父親早逝,婚姻失敗,在國外留學多年,而且從事的也都是心理學專業。此外,我和你一樣,如今最牽掛的人就是我的母親。云博士,你是一個孝子,這一點非常讓人尊敬。你第一次被警方帶走的事情你可以向你母親解釋說是警方搞錯了,那么這一次呢?難道警方會在你的事情上反復搞錯?你是你母親的驕傲,如果她知道了你所做過的那些事情的話會怎么想?你還是那個值得讓她驕傲的兒子嗎?” 聽完沈躍這番話,云中桑的神情反倒一下子變得淡定下來,他看了沈躍一眼,說道:“沈博士,你這樣的方式對我沒用。我母親一直都相信我是一名出色的心理學家,而不是什么罪犯。警方沒有任何證據,遲早都會放我回去的。事實可以說明一切。” 沈躍道:“哦?原來你一直是靠欺騙去獲得你母親對你的信任的?這樣的孝道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云中桑看著他,冷冷地問道:“難道你從來都沒有欺騙過你的母親?上次因為你的失誤,你的母親被人綁架,你在你母親面前承認過那是你的失誤嗎?” 沈躍嘆息著說道:“是啊,那一次確實是我欺騙了我的母親,我也一直沒敢在她面前承認那是我的過錯。不過我雖然問心有愧,但總有一天會向她老人家說明情況的。到了那時候,我會非常坦然地告訴她一切。可是你呢?即使這次警方依然掌握不了你犯罪的證據,你能夠真正做到在你母親面前坦然嗎?” 云中桑咧嘴笑了一下,說道:“所謂的犯罪,那只是一個法律概念。警方沒有證據,你所謂的犯罪也就不會成立。我為什么不能坦然地面對我的母親?” 沈躍道:“你的意思是說,那些事情確實是你做的,只不過警方沒有證據罷了,是這樣的嗎?” 云中桑蔑視地看著他,道:“我那樣說了嗎?” 沈躍聳了聳肩,道:“你好像確實沒有那樣說過,也許是我理解錯了。云博士,其實你也知道,從以前我們幾次的談話中我已經知道了所有問題的答案,因為你臉上的微表情給了我足夠的答案。遺憾的是,微表情的認定不能成為一個人犯罪的證據,所以我覺得繼續問你那方面的問題已經變得毫無意義了。不過我想趁現在這個機會和你聊聊其他方面的事情,也許過了今天之后這樣的機會也就不會再有了。” 云中桑淡淡地說道:“是的,我說過,我的家不歡迎你再去。” 沈躍嘆息著說道:“我不得不承認你在催眠技術方面要強過我許多,對此我是真的自嘆不如啊。有時候我就想,究竟是一位什么樣的導師可以教出如此優秀的學生呢?有一天我就去問了我的導師威爾遜先生,威爾遜先生告訴我說,你應該是日本最優秀的心理學家朝岡太郎的學生,因為朝岡太郎是全世界最優秀的催眠大師之一。我頓時就明白了,一位良師,一個天才的學生,這才是造就出一名后起之秀的必備條件。不過……” 說到這里,沈躍停頓了一下,隨即就聽到云中桑問道:“不過什么?” 沈躍微微一笑,繼續說道:“不過威爾遜先生還對我說,朝岡太郎雖然學術水平極高,但他對自己學生的要求卻是非常嚴格,和你一起同時成為他弟子的一個美國學生就因為幾次違逆了導師的訓導而被開除了,那個美國學生好像叫杰克,是吧?” 云中桑道:“嚴師出高徒,他這是咎由自取。” 沈躍笑道:“倒也是。比如你就和那個杰克完全不一樣,你從來都不會拂逆導師的任何指令,所以才終于有了如今的成就。所以你一直都非常感激他,也十分懷念自己在日本學習的那段日子……” 就在剛才沈躍故意停頓下來的時候,他微微聳動了一下右側肩膀。那是他給隔壁監控室發的信號。那一刻,早已錄制好的次聲波語音已經開始在這間審訊室里面播放,只不過無論是云中桑還是沈躍都聽不見罷了。 那個信號是沈躍和龍華閩早就約定好的。沈躍在美國留學多年,有聳肩的習慣,剛才沈躍在停頓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和聳肩的動作配合得天衣無縫,而且那處停頓的地方也是事先設計好的,目的是為了分散云中桑的注意力。此時,當沈躍極其自然地將話題引導到云中桑在日本的學習和生活上面的時候,云中桑的眼神明顯地變得朦朧起來。 不過沈躍依然不敢有絲毫松懈,當他注意到云中桑眼神的變化后還是試探性地問了一句:“終于回到日本了,所有的擔心都不會再有了,是嗎?” 云中桑喃喃地說道:“是啊,我喜歡這里,我終于回來了……” “你為什么那么恨沈躍?” “他是中國警察的走狗,是他讓我失去了我的理想。” “所以你必須要報復他?” “是的。他讓我失去了一切,我也要讓他名聲掃地。他很優秀,可惜卻淪為了警察的打手、走狗。” “于是你就制造了這起群體性癔癥?你很厲害,每一個環節都設計得天衣無縫。” 緊閉著雙眼的云中桑嘴角浮現出一絲笑容,道:“我是老師的好學生,我不會輸給那個假美國佬的。” 沈躍的嘴里有些發苦,問道:“說說,你是如何設計的?這是一個非常經典的案例,我們可以把它作為教材。” “我花費了近半個月的時間設計了其中的每一個環節,最終選擇了那家游戲廳作為整個事件的激發點。因為游戲廳是一個相對封閉的環境,容易形成小范圍的群體效應,而且一旦出現小范圍的食物中毒,很快就會有人將消息發布到網上,星野男早已在網上布好的局就會因此引發出連鎖性效應……” 沈躍不斷詢問著,云中桑內心的那把鎖已經打開,防護層完全失去作用,他的回答清晰而明快。當沈躍問完了其中的每一個細節之后又問道:“你為什么最終放棄了攻擊沈躍的心理研究所的計劃?” “我沒有放棄……”他的話剛剛說到這里,忽然間就睜開了雙眼,怔怔地看著沈躍,問道:“剛才你在說什么?” 什么地方出了問題?沈躍完全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狀況。不過事已至此,已經無法挽回,沈躍只得對他實話實說:“云博士,對不起,我按照你的方式催眠了你。”說著,他指了指隔壁,道:“省公安廳的廳長、刑警總隊的隊長,還有從北京來的幾位心理學專家都在,你剛才的供述完全可以成為你犯罪的罪證。” 云中桑霍然站起,指著沈躍破口大罵:“你這個走狗!混賬東西!陰險毒辣!” 幾個警察一擁而入,沈躍朝他們擺了擺手,充滿歉意地對云中桑說道:“對不起,你的破壞力實在是太大了,我們只能采取這樣的方式。” 云中桑頹然坐回到椅子上,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即刻又站了起來,大笑道:“你這是在騙我,你不可能催眠得了我,我已經在我的潛意識里面設置了警報,只要出現你我的聲音,甚至是我母親的聲音,若里面含有催眠性詞語,都會觸發那個警報。沈博士,我差點被你給騙了。哈哈!” 沈躍暗自驚心:我還是低估了他。不過沈躍依然保持著淡然的表情,就那樣看著他,看著他生氣的樣子,還有接下來的得意忘形,然后在他正笑得肆無忌憚的時候才緩緩說道:“如果催眠你的是你導師的聲音呢?” 說完后沈躍直接走出了審訊室,身后的笑聲戛然而止。

这就是街舞3免费观看 小影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