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白者4博士》

作者:向林

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上市日期:2017年11月

內容簡介:

云中桑催眠了看守警察,成功越獄。警方即刻查看城里所有攝像頭,竟一無所獲。這位隨時會利用催眠術作惡的心理學家十分危險,沈躍必須盡快進入他的思維模式,分析出他的藏匿地。 想對一個人進行心理分析,先要對他有足夠了解,因此沈躍從云中桑的家庭關系、成長環境、求學經歷等多方面著手,逐步深入,終于覓得云中桑蹤跡,可惜卻在最后關頭被他搶先逃脫。窮途末路的云中桑開始失控,喪心病狂地展開報復:催眠康如心的母親害其精神病復發;催眠警長龍華閩的女兒挑戰警方權威;勾結大毒梟吳先生,策劃一系列惡性事件…… 徹底被云中桑激怒的沈躍忍無可忍,決定反客為主,主動出招。首先,他通過精準的心理分析找到吳先生的藏毒地點并將其搗毀,挫其銳氣;接著,他利用心理暗示進一步離間吳先生和云中桑的關系,逼得云中桑出逃;之后,他利用微表情觀察識破云中桑的偽裝,成功找到其藏匿地。眼看就要手到擒來,可就在最后關頭,云中桑竟再出“奇招”,令沈躍在驚愕之余再度扼腕! 另一方面,云中桑還給沈躍出了一道“終極考題”——他在吳先生的潛意識里設置了催眠密碼,令沈躍無法將這位披著科學家、企業家外衣的大毒梟繩之以法。最后,沈躍挖空心思,終于在對吳先生進行心理分析的過程中破獲密碼,可吳先生卻搶先一步,提前趕去日本,請云中桑的導師朝岡太郎給自己增設了一道新的密碼…… 在第四部里,沈躍和云中桑的“攻心對決”達到巔峰,他對吳先生的心理分析更是令人嘆為觀止!此外,沈躍和康如心的戀情穩步發展,二人在工作和生活上的默契度都越來越高。

在線閱讀

全本定價:¥39.8

作者簡介

向 林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魯迅文學院學員。

        大學時就讀于重慶醫科大學心理學專業,畢業后留校任教,成為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最早一批站在課堂上講授實用心理學的大學老師。曾為重慶某縣縣長,后辭職經商,做過某國企老總,又轉向專職寫作,混跡新浪,遂成大神“司徒浪子”。

        2009-2012年連續4年穩坐新浪讀書榜暢銷冠軍,網絡連載《蛻變》等作品共計1000余萬字,每部小說點擊量都在6000萬以上。曾出版中文簡繁體小說多部。


《獨白者4博士》

作者:向林

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上市日期:2017年11月

墨菲定律總是會一次次起作用。有時候沈躍就想,墨菲定律的原理很可能是一種源自內心的能量,或者是人類預知能力的體現。

章某和顧明非的死亡徹底切斷了指向吳先生的線索。即使是吳先生承認那天晚上進入到他住處的人是顧明非,那也不能證明他與顧明非的死亡之間有直接關系,更不能因此指證他就是毒品組織的核心人物。

當學生的晚上去看望自己曾經的老師,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吧。當這個學生看完了老師之后不久就殺害了自己的父母,然后自殺,無論如何都不能因此就推斷出是老師指使的吧。

“我再去拜訪他一次。”沈躍說。

“他不會見你的。”龍華閩搖頭道。

“不去試試怎么知道?”沈躍說。

于是他就真的去了,和曾英杰一起,還是在晚上,依然是那個時間。

摁了很久的門鈴,沈躍終于看到吳先生從里面出來了。沈躍對他說:“我想和你談談。”

話剛說出口,沈躍就不禁在心里嘆息:看來我實在不適合演戲,這時候本應該用“您”字的,但是卻偏偏被我的潛意識改變了它的讀音。

吳先生看了他一眼,淡淡地回道:“對不起,我很忙。”

沈躍不愿就此放棄,道:“我可以等。”

吳先生已經轉身在往回走:“我一直都很忙。”

沈躍大聲道:“你是害怕和我近距離接觸!”

吳先生的身體頓住了,轉身冷冷地對他說道:“你以為你是誰?對不起,我不想見你。”

他說完后就再也不理會沈躍,直接進入小樓里。

遇到像這樣的情況,沈躍也是毫無辦法。很顯然,吳先生已經將他視為巨大的危險,所以才采取了這樣的態度。

龍華閩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說道:“我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個地下制毒工廠的尸體中有兩個人曾經也是這個人的學生,再加上顧明非,這樣我們就有足夠的理由請他協助調查了。到時候你在提問時趁機將他催眠,說不定就可以一舉突破。”

本來沈躍是非常反感隨意對他人施行催眠術的,可是這個吳先生對社會的危害太大了,絕對不能讓他繼續逍遙法外,所以沈躍也就同意了龍華閩的這個建議。

吳先生被請到了省刑警總隊,當然是以協助調查的名義。龍華閩的這招可謂極其巧妙,讓吳先生根本就沒有拒絕的余地。

可是,當吳先生看到沈躍的時候,臉色一下子就變了,指著他對龍華閩說道:“這個人我認識,他并不是你們的人,我不希望他在場,否則我不會回答你們任何問題。”

龍華閩解釋道:“沈博士一直都在協助我們的工作……”

話未說完,吳先生就怒聲打斷了他的話:“既然我是來協助你們調查案件的,那我就有權利拒絕這個人向我提出任何問題。龍總隊長,我好像還從來沒有做過什么違法亂紀的事情吧,難道你們準備把我當成犯罪嫌疑人來審訊?”

沈躍笑了笑,說道:“好吧,我離開。”

當沈躍離開后,隨即就由兩名警察開始詢問吳先生一些問題。他們所問的問題當然是關于那三個死者的情況。

吳先生倒也配合,不過談到的僅僅是三個死者作為學生時候的一些簡單情況。一名警察問道:“我們聽說顧明非與你一直走得比較近,是這樣嗎?”

吳先生道:“他是我的學生,逢年過節的時候會來看我,平時有事的時候偶爾也會來。僅此而已。”

兩名警察按照早已擬好的問話提綱一一提問,大約十多分鐘之后,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兩個警察和吳先生竟然都睡著了。

龍華閩和沈躍一直看著監控上的畫面,發現兩名警察和吳先生從清醒到沉睡的過程基本上都是同步的。龍華閩笑著對沈躍說道:“起作用了,幸好我們準備了兩套方案。”

當時龍華閩提出催眠吳先生這個想法的時候,沈躍就想到了一種可能:即使是到了省刑警總隊,吳先生依然不會同意和他面對面。在目前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吳先生是犯罪嫌疑人的情況下,即使是龍華閩也不能強迫吳先生回答沈躍的問題。于是沈躍就想到了上次催眠云中桑的方法。

沈躍采用的是傳統的催眠方式,只不過通過技術手段將他的聲音變成了次聲波。

龍華閩和沈躍一起進入隔壁房間,龍華閩低聲說道:“你可以開始了。”

沈躍朝他點了點頭。猛然間,他忽然感覺到有些不大對勁,而且一瞬間就知道了這種不對勁在什么地方:剛才,兩名警察和吳先生是隔桌而坐,可是現在,兩名被催眠了的警察都是匍匐在桌上的,而吳先生卻是端坐著,只不過頭部軟軟下垂著。這說明兩名警察在清醒的時候一直是處于毫無防范的狀態,所以一經催眠,身體就極其自然地匍匐在桌上了。而吳先生卻一直保持著警惕,是他背部肌肉的緊張使他保持著此時的坐姿。

這一刻,沈躍的腦海里一下子就浮現出云中桑臨死前那最后一笑:你下輩子不一定贏得了我……

沈躍仔細看了看吳先生的臉部,即刻轉身走出了房間。龍華閩覺得莫名其妙,快速跟出去問道:“怎么回事?你怎么不問他問題?”

沈躍搖頭道:“他在裝睡。”

龍華閩驚訝地問道:“你確定?”

沈躍點頭道:“我仔細看過他的臉,發現他緊閉著的眼簾微微顫動了一下,那是因為他感覺到我正在觀察他,瞳孔收縮的同時轉動了一下眼球。”

 龍華閩還是不大相信:“就連云中桑都曾被你催眠了,難道他比云中桑還厲害?不可能啊,他只是一個化學家而已。”

 沈躍道:“很顯然,云中桑在他的意識中植入了防止被催眠的警報,或者是設置了催眠密碼。現在我基本上可以肯定,這兩種情況中后者的可能性更大。我們先不要討論這個問題了,馬上喚醒他們。先讓吳先生回去吧,就當剛才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過。既然吳先生剛才假裝被催眠了,那么他也就只能繼續假裝下去,裝成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那天晚上,當云中桑向吳先生提出要催眠他的時候,吳先生猶豫了。云中桑說:“有一個叫沈躍的人,他的催眠術僅次于我。警方的臥底忽然失去聯系,沈躍很快就會反應過來是我在幫你。如果不提前做一些防范措施,到時候你會非常危險的。”

但吳先生還是沒有答應。剛才云中桑找出那個臥底的過程太過神奇,不,是令人恐懼!一個人在被催眠的情況下就如同將自己的靈魂完全裸露在他人面前,對外界的所有提問都毫無抗拒之力,催眠術的威力讓吳先生不寒而栗。

云中桑似乎知道吳先生的顧慮是什么,就讓吳先生叫了兩個人過來,現場演示給他看。他同時催眠了這兩個人,但是卻只在其中一個人的意識中設置了催眠密碼。當他第二次催眠他們的時候,奇跡出現了:催眠術對已經設置了密碼的那個人居然失效了。

云中桑對吳先生說:“我催眠你的時候你可以讓你的手下在場,同時錄音。如果你還是不放心的話,你可以同步將錄音傳給某個不在場的人,如果事后你發現我在其中做了不應該做的事情,我任憑你處置。”

見吳先生已經意動,云中桑又說道:“催眠術的應用遠比你以為的多樣化、神奇化,無論是我還是沈躍,都可以做到讓一個人在不知不覺中被催眠,比如使用次聲波、一幅畫,等等。”

吳先生被他說動了,問道:“會不會有什么副作用?”

云中桑回答道:“副作用是沒有的,不過今后一段時間里你會覺得麻煩。因為每次在睡前你都必須得將那個密碼說出來,不然你就永遠睡不著。”

吳先生問道:“你準備給我設置一個什么樣的密碼?”

云中桑道:“一句話,一組數字,或者別的,什么都可以,能夠用聲音念出來的就行。不能太復雜,太復雜了容易忘記。如果這個密碼只有你一個人知道,其他人想要破解它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吳先生輕聲說道:“Ice。”

 

雖然早有預料,吳先生還是被剛才發生的事情嚇得背上冒出了冷汗。當時,當他注意到兩個詢問他的警察同時出現疲態的時候,就意識到沈躍已經出招了。雖然直到現在為止他都不知道沈躍是采用何種方法將自己催眠的,甚至更不明白沈躍后來為什么忽然放棄了對他的詢問,但是他已經非常清楚,沈躍絕對也是一個催眠高手。

“云中桑是對的,沈躍確實厲害。可惜了云中桑啊!他為什么非得要這時候去行動呢?難道他不知道那是警方的激將法?愚蠢啊,真是愚蠢。不過這樣也好,他死了,我也阻斷了所有通向我這里的線索。一個加工廠的失去不算什么,我還有另外的選址,只要我活著,只要我手上有人,今后再建一個,再建十個都不是問題。” 這一刻,吳先生從內心里面對云中桑充滿感激。

回到那棟小樓,吳先生直接走進書房。現在他才發現,沒有了江文瑩的日子反而更加愜意。他喜歡這種沒有任何聲音的絕對靜謐。他還發現,只有在如此安靜的空間中,靈魂才可以獲得真正的自由。是的,愛上一個女人也就多了一份責任,責任是一種會讓人心累的東西。

最近幾天吳先生一直對一件事情感到困惑:警方究竟是如何找到那家藏匿于深山之中的工廠的?他想不明白。然而現在,他忽然有些明白了:這件事情或許也與沈躍有關。沈躍這個人太可怕了,和云中桑一樣,他們的手段太邪門,近乎鬼怪。難怪孔老夫子會說,要敬鬼神而遠之。

這個世界上是沒有什么鬼神的,但有的人卻有著妖魔般的本領。像這樣的人,今后一定要遠離他們。也許,當初接納云中桑真的就是一個錯誤……

后來,吳先生累了,他將手上的那本線裝書放在胸前,輕聲說了一句:Ice。


这就是街舞3免费观看 小影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