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長的分離》

作者:凱蒂?北村

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上市日期:2018年06月

內容簡介:

這是一個關于親密關系與背叛的故事,一個婚姻瀕臨破裂的女人,遠赴希臘,尋找失蹤丈夫的故事。 女主人公是一位年輕的美國翻譯家,因她的英國丈夫多次出軌,二人協議離婚,但此事對外并未公開,這仍是夫妻間的一個秘密。終于,他們真正分離的時刻即將到來,但此時丈夫卻于旅途中離奇失蹤。為完成這場"分離",妻子不得不遠赴希臘尋找他。 她懷著復雜的心情踏上征途,既想趕緊找到丈夫,跟他一了百了,又暗自希望他不要出現,這樣他們便無需直面分離。在陌生的異域,荒涼的野外,她漫無目的地行走、思考,回想著他們這段失敗的婚姻,這才漸漸發現,原來自己對婚姻、對情感、對那個曾深愛過的男人的了解,都比自己以為的要少得多…… 愛情不堪推敲,人心不可深測, 每離開他多一天,她離那永恒的秘密就更靠近一點……

在線閱讀

全本定價:¥39.80元

作者簡介

凱蒂?北村(Katie Kitamura)

日裔批評家、小說獎,現定居紐約。她的代表作《迷失森林》和《遠射》都曾入圍紐約公共圖書館的幼獅小說獎。其中2012年出版的《迷失森林》曾被舊金山紀事報和金融時報評為最佳年度小說。

北村?凱蒂文風獨特,才華洋溢,一直是美國文壇最耀眼的作家之一。她曾獲得藍山基金會實習獎學金,還為《紐約時報》《衛報《三葉叢林》等報刊撰寫書評,也是Frieze的固定投稿人。



精彩推薦

·結合愛情、背叛、心理、懸疑等當下熱點元素,講述了一個關于愛與失去、親密關系與背叛的故事——一段關系,即使曾經再親密無間的關系里,也總會有嫌隙、猜疑和解釋不清的事。換句話說,總有對方意想不到的秘密。

·神秘荒涼的希臘海灣、離奇失蹤的不忠丈夫、情緒復雜的隱忍妻子,女主人用冷酷、清醒的敘述語調,緩緩在讀者心中注入沸水——澆熔婚姻生活中的忠誠枷鎖,解析親密關系中的微妙情緒,釋放人們內心被壓抑的真實情感。

·冷峻寫實的文風+細致入微的情緒觀察+新奇獨特的敘述方式+詩意優美的筆觸,作者在天才的文學作品中注入大膽的新鮮思想,這部兼具懸疑劇情與心理分析的小說,機智、警醒,《The Millions》稱其為“2017年版的《消失的愛人》”。



《漫長的分離》

作者:凱蒂?北村

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上市日期:2018年06月

PART ONE

2.性感女郎

她從我旁邊經過時,我趁機打量了她一番。雖然酒店很安靜,但她似乎有忙不完的事。她在走廊的兩頭來回穿梭,接電話,向服務員和女傭傳達命令。這個女孩挺有魅力的,我想象著克里斯多夫和她在一起的場景——克里斯多夫肯定會挑逗她,沒準還跟她上了床,這種事并不是不可能。

我繼續觀察發現,她身材比較胖,長得不算漂亮,不符合一般人心目中的美女標準——所以女人會狂熱地使用肉毒桿菌這類東西,以及有凍齡功效的面霜,不僅因為她們想追求年輕,還因為大眾審美對過于肥胖以及年老女人的嫌棄——不過毋庸置疑,她肯定自有她的魅力。

她的性感身材對男人來說充滿誘惑。他們一見到她的身體就會想入非非,臆想著它的真實觸感、手掌下的曲線輪廓和充實肉感。我注意到,她的濃眉很濃,留著烏黑的長發——簡單地編成辮子,垂在腦后。我和她在外形上是完全相反的兩種類型,我們不光膚色不同,身材也不同。她的身體相當有“實用價值”,而我的身體卻毫無用處。很多時候,當我躺在床上時,我覺得我的腿、肩、軀體的存在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

眼前這個女人的身體才有價值。我從鏡子里看到她在大廳里穿行,穿著酒店的制服和一雙舒適的鞋。這種工作幾乎要站一整天。雖然她步伐很快,但她的身體穩得就像注了鉛似的,穩穩地抓住地面。面對如此性感的身體,大概誰都無法抗拒。克里斯多夫肯定立刻就被她俘獲了。他是個處事圓滑的男人,婚姻生活不太順,獨自來旅游,無所顧慮,有關他的一切在對方眼中都充滿了吸引力。

這個女人肯定也抵擋不了克里斯多夫的魅力。他瀟灑富有,獨自一人,無牽無掛,顯然活得很灑脫——只有悠閑的人才會在酒店和村子里逗留這么久,大多數游客也就待上幾天,最多一周,度個假就回去了。

坐在露臺上,陽光迎面灑下,往事再度浮現。我知道部分真相,再稍加想象,就能猜到整件事情的始末。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現在我已經能平心靜氣地回憶它——克里斯多夫當時是怎樣接近那個女人,如何闖入對方心里的。他總是有辦法讓別人記住他。

我點了杯飲料。天氣很熱,汗水順著我的鎖骨滑落,想象蔓延開來——

他抓住她的手腕,先伸出拇指,接著是食指,去觸摸她。她抬起頭,并不看他,而是看旁邊有沒有其他人。大廳里空無一人,她不必擔心。

服務員送來飲料,殷勤地問:“您還需要其他什么嗎?”

“不用,可以了。”

“我來調一下遮陽傘吧,太陽特別毒辣。”我來不及阻止,他已經將看臺挪開了幾英尺,看臺底部與石頭地板相互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響。

服務員抓住傘邊,讓它往我這邊傾斜。這樣好多了,總算涼快下來。太陽確實太毒了。我對他說了聲謝謝,繼續未盡的想象。

他牽著她走上樓。她跟在后面,催他快點。如果被人撞見的話,她就太尷尬了。

服務員還沒走。

“現在好了。”他說。

那一刻,她選擇相信他,跟他進了房間。他們只能在酒店里偷情,沒其他地方可去。她死也不可能帶他回家,因為她父母就住在隔壁,更何況她還要跟兄弟姐妹同住一間房。

“可以了,”我說,“非常感謝。”

他打開門,讓她先進去。

服務員的身影擋住了陽光。“沒有其他事了嗎?”他滿懷期待地問。

房間里很涼快,窗子是敞開的,通往陽臺的門半掩著。她有點緊張,心想,說不定有清潔工正在打掃呢。不過一般這個時間清潔工不會來。他把鑰匙扔在桌上,查看手機上是否有新消息。他是那么輕松自在,這讓她感到不可思議。她無法想象,在這樣奢華的房間中,他竟能如此自如。

“不用了,謝謝,我真的沒其他需要。”服務員終于走了。

她以為他會先給自己倒杯飲料,這不是慣有的套路嗎?她不知道,畢竟,這種事她還沒有經驗。他可能會呼叫服務員,像她見過的其他夫妻那樣,點瓶必點的香檳。然而他沒有。他放下手機,直接就抓住她的肩膀,將她轉過來。這樣突如其來的冒犯讓她立刻興奮起來。

事實是這樣嗎?應該差不多。我閉上眼睛。雖然那已經是陳年往事,但我依然能夠十分清楚地回憶起來。不論是跟這個女人還是其他女人,他的調情手段大同小異。

接下來也一樣,最后她肯定很滿意。不過,十分鐘或半小時過后,她就忍不住要開始懷疑了。

怎么回事,他沒睡著?(他從來不在那個時候睡覺,但她并不知道。)他沒看她,而是盯著天花板出神。她欲言又止。“這樣多久了?”她想問又不知如何開口,接著她迷迷糊糊地睡了一會兒又醒來。她伸手想去摸他的手臂,還沒碰到,他突然轉身,笑著握住她的手。

晚餐時間,露臺上又空了。餐廳被精心布置過了,每張桌子都搭著白色桌布,桌上擺著蠟燭和花。有一對德國夫婦帶著兩個孩子在用餐。他們吃得很快,我剛到他們就走了。兩個孩子都很安靜,表現得很有教養。一家人吃飯時幾乎沒怎么說話,媽媽時不時俯身給孩子們切食物。服務員還是早上那些人,等那家人一吃完,他們就忙不迭地開始清理桌子,就好像座位被訂滿了似的。等收拾好桌子后,他們又閑了下來。

我正在點咖啡的時候,那對新婚夫妻來了。在我看來,他們就是來度蜜月的。盡管科斯塔斯說他們是來慶祝結婚紀念日的,但二人的行為怎么看都像是新婚夫妻。他們還在喝酒,比下午到達酒店時喝得更醉了。

走進餐廳,美景讓他們驚嘆不已,妻子激動地抓住丈夫的手肘。不錯,此時的景色非常壯觀,太陽緩緩落下,天空殘留一抹余霞。

他們坐下來開始點餐。丈夫立刻開了瓶香檳來慶祝。“來啊”,任何東西都是“來啊”,他們一直在重復這個詞,像在互相拋球似的。

“來一份龍蝦?”“來啊。”“來一份魚子醬?”“來啊。”他們一邊對服務員說英語,一邊激動地用手比畫。妻子甚至還拿起菜單揮了兩下。接著服務員拿來一瓶香檳、一籃面包和一杯冰水。

我讓服務員將賬單送到房間。但眼下時間還早,我不愿整晚都待在房間里,便沿著石堤漫步。

石堤從露臺一直延伸到海邊,約十英尺寬,高大堅固,向海里延伸數百英尺,從四面圍住海水,令人驚嘆。很快,餐廳那邊的嘈雜聲和新婚夫婦的說話聲都被夜色吞沒。

四周萬籟俱寂,耳邊只有海浪聲。我一直走到石堤盡頭,在岸邊小坐了一會兒。

如果換一種生活方式,我和克里斯多夫也能像那個安靜的德國家庭,甚至像那對新婚夫妻一樣。但這對眼下的我們來說已經不可能了,我的這個假想太過荒謬了。我聽見身后傳來腳步聲,不一會兒服務員出現了,給我拿來一杯紅酒。

“這是酒店的贈品。”他說。

這會兒的我看起來大概正需要一杯酒。

“會漲潮嗎?”我詢問道。

“會,最高時可以把碼頭淹沒。”他回答說。

“這里曾有人溺水嗎?”

“有時會有人溺水。不過這兒的水很安全,沒有旋渦,也沒有鯊魚。”

我抬頭看他是否面帶笑意,然而身處一片黑夜之中,什么也看不到。

“大多數溺水的人都是自殺。”

這句話像是個玩笑。

“溺水的人多嗎?”

他搖搖頭,開始往后退,似乎有點生氣。

“幾乎沒有。”

他轉身走了。我在后面叫他,告訴他我隨后就回,免得他擔心。他點點頭,進了酒店。過了一會兒,我也起身準備往回走。站在黑夜中,我看見酒店三樓小陽臺的玻璃門還開著,那對新婚夫婦出現在陽臺上。他們緊緊相擁著,根本無暇欣賞海景——也不像其他人那樣,倚在欄桿邊上抽根煙或者做些其他事——丈夫的手在妻子背部上下游走,妻子一手捏著他的下巴,另一只手順著他的后腿滑下。

我感覺自己像“偷窺狂湯姆”,頓覺無比尷尬。偷窺并不光彩,不過四周黑漆漆的,我實在不知道該把目光落在哪里。陽臺上的夫妻被燈光籠罩著,仿佛置身舞臺中央。這場景在我看來既不優雅也不色情,這對夫妻之間的激情總是顯得有點詭異。他們繼續纏綿,展露動物的原始欲望。雖然他們對彼此的渴求看起來就像是一場表演,但這一幕卻又千真萬確地發生在眼前。

這是真實發生的事,不過他們肯定也意識到了聚集在自己身上的燈光多么具有戲劇性,黑夜里的陽臺多么像戲劇舞臺。他們花錢住進豪華套房,房間的設計又是如此浪漫,自然想要在這兒上演一幕浪漫劇。

每一段愛情都需要背景和觀眾,尤其在現實生活中,一對夫婦僅靠他們自己是很難產生出浪漫愛情的。設想一下,你和另一個人,你們要朝夕相處,而不僅僅是一次縱情,那么還想要一次又一次地保持熱度,這絕非易事。所以很多時候,只有在特別的環境里,在他人的注視下,愛情才會變得更加強烈。

這對夫妻需要的特別環境就是克里斯多夫的房間。我猜,克里斯多夫肯定也曾一個人或跟某個人在那待過。我在碼頭盡頭又逗留了片刻,看著那對夫妻久久地相擁著。最后,妻子拉著丈夫走進房間,關上了門。我意興闌珊,走向露臺,返回酒店大廳。那個年輕女服務員站在柜臺后,走進大廳時,我朝她點了點頭,她轉過視線,并且叫住了我:“你有他的消息嗎?”

我停下來。她低頭盯著地板,似乎后悔自己問出了口。接著,她抬起頭,挑釁似的瞪著我。我們之間毫無共同之處,沒有任何交集。不過,我們都在等同一個男人。她的問題進一步證明了我的猜測。我搖頭,她看上去既有點失落又有點高興。我知道,假如我說他回來了,這對她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因為那意味著,此刻我正要上樓見克里斯多夫,她愛的男人正在我的房間里。

“他會回來的。”我說。

她點點頭,表情好像在問:他以前干過這種事嗎?難道他就是這種人?是個靠不住的人?一聲不響地玩消失?我不想安慰她,畢竟這些問題不是我的煩惱,我何必多管閑事呢?

她沉默了,我覺得我必須找些話說,來打破這尷尬:“最近,他有點反常。”

我說完后,她向后退了退,明顯有點反感。她大概以為我是在諷刺他們之間的這段艷遇,不過是一次反常的、無足輕重又毫無意義的出軌。

 “他有點失常。”聽了這話,她的表情越發陰沉下來,臉漲得通紅。

這一次,克里斯多夫大概體會到了什么叫“貪多嚼不爛”。這個女人絕對不是那種他可以呼之則來、揮之即去的類型。他可能想甩掉她,所以逃走了。不過,他沒必要丟下行李,附近有那么多豪華酒店,何不干脆換一家?作為久經情場的萬人迷,要擺脫一個女人的糾纏對他來說輕而易舉。

一陣沉默后,我問她叫什么名字,她稍稍猶豫了一會兒才回答說她叫瑪麗亞。

“很高興認識你。”我說。

她敷衍地點了下頭,匆忙移開視線。

我轉身離開,心想:本次正妻與第三者的交戰被我搞砸了。不過,我哪里料到她竟如此情緒化呢?我慢慢釋然了,不管是什么感受,嫉妒還是猜疑,我都不會吃醋。這會兒,她已經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該覺得羞恥了。不過,看她的表情,我發現她還是心存幻想的。愛上一個人卻不知道對方是否同樣愛自己,這的確是非常痛苦的,容易產生出最消極的情緒——嫉妒、憤怒,以及自我厭棄。


这就是街舞3免费观看 小影视频